第三十二章 体育结业

?热门推荐:
????张弛笑眯眯望着黄春丽道:“师父,您不是走了吗?”

????黄春丽背着双手,昂首从他身边经过:“我就住你隔壁!”这次她居然没有抗议张弛对她的称呼。

????张大仙人这才知道,隔壁的小院就是黄春丽的。回到家里,他把那礼盒收好,抑制住想要拆开一看究竟的好奇心。折腾了一天,本想早早上床休息,可突然觉得燥热难耐,现在还是春天,还没热到需要开空调的地步。

????喝酒可能是其中一个因素,张弛今晚喝了得有六两,不过他酒量还不错,甚至比在天庭的时候还好,毕竟凡间的酒不如天庭的酒劲大。

????撸起袖子看了看,发现一双手臂都变得通红,酒精过敏?不对,飞天茅台固态纯粮,九蒸八酿,应当是培元丹开始发挥效力了。

????因为身体越来越热,张弛干脆去洗手间冲了个冷水澡,站在喷头下,冷水落在身上,竟然泛起一层层的水汽,张弛口干舌燥,甚至等不及去倒水,张开嘴巴直接对着喷头喝了起来。

????冷水淋了两个多小时,体内的燥热感才渐渐消褪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虚脱的疲惫感。

????张弛擦干身体,迷迷糊糊找到大床的位置爬了上去。他担心自己会长眠不醒,强撑着定了闹钟,心中默念着,只睡一个小时就好,只睡一个小时……

????张大仙人终究还是没有听到闹钟的声音,一梦醒来,发现外面仍然漆黑,他揉了揉眼睛,以为自己可能睡了一天一夜,拿起床头的石英钟发现,他只不过睡了五个小时,现在还是早晨四点,外面还没有天亮。

????张弛舒展了一下双臂,此前的疲惫感一扫而光,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视力提升了许多,原本坐在这里是看不到挂历上的小字的,可现在看的清清楚楚。

????皮肤上的红色也已经消褪,不过他出了不少的汗,身下的床单都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,印出一个轮廓清晰的人形,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大的太字。

????看到床单上的太字,张大仙人方才意识到自己仍然坦荡荡无丝无挂。

????这货来到衣橱前,借着灯光看了看现在自己的样子,本希望培元丹的效力全都发挥之后,自己从外观到内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可镜中的自己似乎一点没变,既没有长高也没有变瘦,连汗毛都没长长。

????张弛有些失望,目光垂落下去,忽然发现好像还是有那么点变化。

????最大的变化就是精力充沛,他居然一点都不觉得困。

????洗去一身的汗水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推开房门,迎接崭新的一天。

????天蒙蒙亮,张弛深深呼吸了一口早晨清冷的空气,这个世界明显清晰了许多,虽然来不及测视力,可张弛知道自己的近视已经完全好了。

????一颗成功的培元丹起到得作用应该远不止这些,可以筑基培元,弥补先天种种不足。

????张弛断了仙脉,永世没有再登仙路的可能,他炼制培元丹的初衷也不是为了成仙,只是想改善一下这具体质虚弱的身躯,希望能在人间多活一些岁月。

????虽然经过波折,虽然这颗培元丹并没有达到最理想的效果,可他的生命值还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了六十年,这对目前的张弛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安慰,如果没啥意外可以活到七十八了,算不上长寿,可也总不至于英年早逝。

????其实就算是长命百岁,在仙人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,凡人和神仙的时间观念原本就不同,如果不是被贬人间,张弛都不知道生命和时间如此宝贵。

????在不知不觉中他的人生观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过去为仙之时,他从不担心生死,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如何投机专营,如何升迁上位,其他的时间也都在修炼,而现在他想得却是如何能够在这个世界活下去。

????人只有先解决生存的问题,然后才能去考虑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。

????一年一度的高中体育结业考试正在云水区体育场紧张地进行,今年是市里头一次集中测试,随着全民健身的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,教育对体育也是越来越看重。

????今年的体育会考一共有三个项目,必考项目是800米跑和立定跳远,第三项是100米跑和铅球中任选一项。

????每个项目满分25分,会考总成绩为三项分数相加,满分75分,合格线是45,低于45为不合格。按照今年市教育局颁布的文件,如果体育会考总成绩不合格者,原则上不发高中毕业证。

????钟向南身为北辰一中毕业班的体育教师,已经对全年级的学生进行了培训,他向学校领导做出了保证,这次的体育会考,会带领所有学生百分百通过合格线。

????当然这个百分百也不是绝对,在此前学校已经进行了多次内测,对一些身患疾病的,体质较差的学生会帮助他们进行免试申请,当然前提是他们必须上缴正规医院的身体状况证明。

????证明并不难开,因为是第一次全市会考,所以审核也并不严格,申请免考的考生填写申请,开出医院证明之后,要由家长签字,学校盖章后报市教育局体育考试小组。

????考试之前钟向南再次浏览了一下今天参加会考的学生名单,今天的合格率关系到他今年能否成为市优秀教师,所以他表现得格外慎重。

????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,钟向南看到了张弛的名字,不由得愣了一下,凑近看了看,确信自己没有看错,他向身边的助手指点着张弛的名字道:“他怎么也报名了?他不是递过免试申请了吗?”

????助手摸了摸后脑勺:“张弛……”他对张弛的印象不深,毕竟他不是具体代课的体育老师,没有给张弛上过课。

????钟向南向不远处正在做准备活动的学生望去,从人群中并没有找到张弛的身影,他意识到麻烦了,张弛是正式报名的,如果他不来,无故缺席就会被当成不合格处理,如果他来,就他那个熊样,哪次不是垫底,根本没有通过的可能。

????钟向南可不是为了张弛感到担心,他担心的是自己,自己在校领导面前是夸过海口的,他会做到百分百的通过率,可张弛的出现让他的保证变得不确定起来。应该是确定无法全员合格了,那小胖子不可能通过。

????想到这里钟向南不由得有些紧张了,他抓住从面前经过的侯博平道:“侯博平,看见张弛了吗?”